第08:绿岛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09月11日 星期三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解放后头一趟看电影
  □ 陆茂清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在北二条竖河东平高小念书时,一天学校通知,晚上在本校放映电影《白毛女》,是不收钞票的,欢迎同学们前来观看。

  太阳还没有落山,我就出发了。一路小跑了四五里,赶在天黑前到了学校。操场南边竖着的毛竹框上张着白布,不时有人问,这是什么东西?派啥用场?还有的问电影是哪能样子的?问来问去都说勿晓得,看来年初一吃酒板头一遭的真不少!

  忽听得“突突突”的声响,昏暗的操场一下子亮堂起来,七嘴八舌:“唷,真亮!”“这是什么灯?从来没有见过。”自有识货的解惑,口气神色还很自豪:“这就叫电灯!”那时候不知不识电灯的多的是,怎不惊奇?

  放电影的拿起扩音器,招呼大家静下来,来了几句开场白,大意谓:马上要放电影,希望观众们遵守秩序。

  放映机“沙沙”转动起来,照明灯熄灭了。“放了,放了!”全场肃静无声。先放附加片,都是介绍工农业生产大好形势的。炼钢出炉,火红钢花四溅怒放,引起一片“唷——唷”惊叹声;带着轮子的机器隆隆开过,地土翻起一“阔轮”,惊叫声又起:“拖拉机!”有人朗朗上口:“电灯电话,楼上楼下。碗里鲜咸鸡,地里拖拉机。”那时候宣传,这就是共产主义幸福生活。

  放映正片《白毛女》了,随着情节展开,男女老少一眼不眨地盯着银幕,屏幕里外喜怒哀乐互动不断,情景感人,至今难忘——

  当杨白劳被逼在喜儿的卖身契上画押后,痛不欲生喝盐卤自尽,临死前脱下破棉袄盖在睡着的喜儿身上时,前后左右传来了唏嘘声。

  当黄世仁蹑手蹑脚逼近喜儿时,观众担心又焦急:“当心,坏人来了!”看到喜儿遭黄世仁强暴,按捺不住大骂:“猪头三!”“杀千刀!”

  当大春提着枪追赶白毛仙姑时,急坏了观众,有的招呼喜儿:“拗逃拗逃,自家人呀!”有的提醒大春:“拗要开枪,自家娘子呀!”当两人终于在洞中相逢,喜儿激动昏倒,大春抢上前去一把托住。观众喜形于色:“好了好了,夫妻俩碰着了!”当开大会公审黄世仁及狗腿子穆仁智时,戏里戏外同样群情激愤:“枪毙脱伊!”“杀脱伊!”

  中间还有一个插曲,正看得起劲时,幕布上没了画面,也听不到声音了,一片“花里斑斓”。立时嘈杂声四起:“机器坏脱了!”“唉,看勒勿煞勿念!”放映员连忙解释:“大家不要乱,这是换片,一歇息就好。”果然,他熟练地拨弄几下,人像、声音又出现了。

  电影放完,观众四散离场,边走边忆话戏里的情节,指手画脚,高谈阔论,气氛热烈。我紧跟着同路人走,他们快我也快,他们慢我也慢。也与他们一道“大春、喜儿”或“黄世仁、穆仁智”地谈论着,意犹未尽。

  尽管已经过了很多年,但这第一次看电影的场景还深深印在脑海中。之后,得知哪里有放电影,再远也不愿错过。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综合
   第04版:故事
   第05版:生活
   第06版:专版
   第07版:法治
   第08版:绿岛
三本书陪伴我四年半
桃英缤纷(国画)
诗歌三首
舞姿(摄影)
解放后头一趟看电影
那些年,我们一起种的树
纸短情长(篆刻)
崇明报绿岛08解放后头一趟看电影 2019-09-11 2 2019年09月11日 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