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专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看中医张建明的格局和情怀
~~~看中医张建明的格局和情怀
2020年02月12日 星期三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请病家吃年夜饭
看中医张建明的格局和情怀
  文/朱全弟

  简介:

  张建明,中医师。擅长治疗各类疑难杂症和肿瘤。他创立了中医史上前所未有的“大方峻量法”。1992年以上海市中医界的唯一代表而被上海市卫生局授予市“十佳”中青年医师的称号。2003年“非典”期间又成为沪上中西医界唯一被时任杨晓渡副市长代表政府亲自点名而进入“非典”隔离病房参加危重患者救治重任的医师。求诊者遍及海内外。

  猪年与鼠年交替之际,蛰居嘉定华亭的上海著名中医张建明请客。出席对象:病家。因为这些病家是在上海几家三级甲等医院脑外科治疗的。病症:脑部胶质母细胞瘤。这个瘤十分讨厌,开掉后还会长出来。得了这种病,生存期可以掐着指头算出来。

  求生欲望,人性使然。有一位病人家属从网上搜索到中医张建明,抱着姑且一试的心理前来咨询。一聊,没什么好犹豫的,全世界都没有更好的办法,除了中医,还有一线生机,舍其谁能?

  (一)

  一场马拉松赛跑开始了。

  那是一个细雨潇潇的白天,他在诊所上班时遥诊病家,三台工作手机。其中一台手机屏幕上,一张表格,几个病人,什么时候服药的,体温是多少,都记录着。然后,他的两眼就开始盯着手机。病人家属根据张医生的要求,把病人的症状包括体温信息不断发来。

  盯着,这么盯着,我只看见炒股票的人是这么干的,还没有看见一位医生如此为病人倾尽心力的。倒是有一次亲眼看见三级甲等医院的海归博士、教授,在看专家门诊时,中途接电话跑出门外。

  这一张表格里的病人,有的危重,一旦需要抢救,远在嘉定诊所里的张建明就是编外的急诊科医生。听起来有点玄吧?是的!这不是我的荒唐,却是张医生的厉害。住院的危重病人,医生要用什么药,那是西医自然都是西药,你管得了吗?没办法,但是通报一声有益无害。果然,那一次,病人家属发来微信,大夫要用什么什么药,张医生根据自己的经验判断,不是那个症状。他不同意,好玩!你不同意人家会听你的吗?那边自然用药,但是,这边张医生已开出方子,告诫病人家属,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一旦发生,立即服用我的药。病人家属对于医生都是唯唯诺诺的,两边都不敢得罪的,不对,中医这边是他们自己找上来的,因为相信。果然,张医生所预判的情况出现了,幸亏拿了中药在身边,服下汤剂,转危为安。那边西医也纳闷,什么人啊?隐形的急诊医生,演看不见的战线了。

  (二)

  在医院,你一个中医跑进去对教授主任级地说这说那,肯定把你赶出来。但是,微信时代,遥控,那你也管不着。你爱听就听,权当参考,不爱听那就拉倒了。可是不对啊,那个隐身的中医有点神了,患者脑部肿瘤没有开刀怎么就缩小了?更神奇的还“中线结构居中”。这对脑瘤患者来说,脑部基本正常。

  还有,癌症患者来看中医,张建明往往根据患者体质情况,要病家去医院请求化疗的量减少一半或者三分之一,那也是不行的,当然要病家去搞定的。我想,这只有碰到了解中医的医生,才能随机应变,听取不同意见,你讲得有道理嘛。但是,更多的医生还是按照规定的量进行化疗的。因此,绝对相信中医张建明的病家,不惜换一家医院试试。然而,人家三级甲等医院,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打破规矩,不敢啊!科室主任召集大家开会讨论,最后决定试一试。一试,好了。病人赶去谢谢主任,这位主任有腔调,实事求是,说:你不要谢我,应该去谢那位中医。有话传来,张医生的心里了无自美之意,反而请病家一定要去感谢这位西医专家,他有包容中医的大胸怀。

  西医看不好,实在没办法了,就找中医,请张建明看。看了一段时间,病人回到医院复查,问情况,说好了,医生第一个反应:不可能。等到片子拿来,确确实实是改善了,甚至是看好了。这时,医生往往良久地沉默不语,思索。

  以前,病人去看西医,把中医张建明的话搬过去,被训道:不可能!你不要乱来哦。等到结果出来是好的,而且这样的例子越来越多,那些都是主任以上级别的医生也知道了,嘉定有个中医张建明,蛮厉害的。再接下来,一些疑难杂症,西医目前拿不出好的有效的治疗方法,他们竟然会对病人说:“你到嘉定去看看中医,或许他有办法。”

  这样的事,我也碰到,那早了,十多年以前吧。我在嘉定采访,邂逅上海中医药大学教授潘朝曦先生,那时,我也有点愣头青,属于“不知有汉,更无论魏晋”了,刚认识,竟然问:嘉定有个中医你认识吗?没想到,他立马反问:你是说张建明对吗?我说是。他说他不认识张建明,但听到许多关于他看病的故事和传奇。他还说,我们学校里也有很多人不服气,我就说了,人家能看好那么多的病,就是本事。当时,我非常佩服潘教授,坦率。用现在的话说,不装。其实,潘教授也是名人,师从当代中医泰斗张伯臾,还是书法家。他当时还送了我一本他刚出版不久的比较轰动的著作,《洪昭光“健康圣经”大颠覆》。可惜,斯人已去,但是,风范长存。

  一个人的本事从哪里来?许多人回答是刻苦勤奋,但是像张建明这样殚精竭虑钻研中西医学问,呕心沥血地为病人诊治,不敢说绝无仅有,也一定是凤毛麟角的。看着他三部手机架在大大的写字台上,一张张图片,一条条信息,还有更夸张的那一沓沓厚厚的像辞海一样的线装书,竟然是病历卡。

  连一位国内颇负盛名的中医专家的博士研究生过来看了,也惊讶不已!

  (三)

  新冠肺炎来了!我又想到了他,“非典”时期的中医专家治疗小组成员,时任分管卫生的副市长杨晓渡的点名,他作为唯一的中医专家代表和11名西医专家一同进入“非典”隔离病房参与诊治。

  如今,与那时“论功还欲请长缨”的豪气相比,张建明更成熟了,一副“胸中自有雄兵百万”的神态,谈着谈着,秉性上来,慷慨激昂,指点岐黄,那就是舍我其谁的“霸气”了。战“疫”就是上战场打硬仗,士气是胜利的一半。

  瘟疫流行,历史上有许多中医方家,推出一方通治然后遏制疫病流行的势头。

  张建明自我评价:“非典”时期以来十七年,刚屏汤的疗效应有值得尝试以全面推广的价值。

  张医生说,所有的中药,我都几乎尝了个遍,除了断肠草没吃过,砒霜等许多剧毒药我都吃过试过。有一次,我试服毒药得了中毒性肝炎,结果还是喝自己的中药解毒的。

  中医,现在的许多中医很少像他这么钻研的,所以出不来。中药的剂量是反复琢磨出来的,老祖宗书本上的规定有的错了,有的随着时代的变化药性也变化了,原来规定的量看不好现在的毛病了。

  张医生有太多的故事,最神奇的是,让他刚出生的两个外孙女吃药。这个,不能因为自己太热爱中医就瞎搞了吧?几乎所有的人听了都会产生这样的疑惑。不,当然不是!两个小孙女出生前先后被西医专家告知,溶血情况十分严重。好,张医生在女儿预产日的前两天,煎好了消退黄疸的中药,待小孙女一出生就喝中药,结果比普通的生理性黄疸还好。还有一孙女,出生数月后发高热,喝了外公张医生的中药,一天多即退尽。一人行医,保驾护航,惠及全家和亲朋好友,当然更多的是天下的病人。

  他,对于求诊者,从来不叫病人而称病家,更不直呼病人名字,给他们以极大的尊重。诊所里的员工跟着一起遵守他作出的规定:病家表达谢意时,只能用“应该的”三个字回答,而不允许用别的话应对。由此可见,张建明的情怀和操守。还说,他们是我的衣食父母,把生命托付给我,这是一种怎样的信任啊?!

  今年1月7日,人们还蒙在鼓里,辞旧迎新,亲戚朋友聚会吃饭很多。张建明医生特地请了那些得了脑部胶质母细胞肿瘤的病家,提前吃年夜饭,并备好了农副产品作为礼品,把他们奉为上宾。张医生的三位徒弟作陪,他们都是上海中医药大学毕业的研究生。医生的最大心愿就是看好病人,活着,比什么都好。然而,医生请病人吃饭,毕竟还是稀罕事,更何况,了解张建明的人都知道,请他吃饭难,他请人吃饭更少听到,这样的医患关系怎么还会不好呢?!

  回过头来,再说新冠肺炎,中医张建明的判断:拐点出现,已有征兆,虽然不排除局部甚至多个局部出现反复乃至超过前期高峰值的可能,但这概率很小。所以,不怕!整体已经可控。

  打赢这一场新冠肺炎的阻击战,他是蹲伏在战壕里随时准备跃起的战士,更像是一位调配千草万药的“元帅”。

  (作者朱全弟,男,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作家协会会员,上海社科院新闻研究所客座研究员,沪上资深媒体人。)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综合
   第04版:故事
   第05版:画刊
   第06版:专版
   第07版:法治
   第08版:绿岛
请病家吃年夜饭
广告
崇明报专版06请病家吃年夜饭 2020-02-12 2 2020年02月12日 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