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故事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11月06日 星期三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恒星乐团:引力的激荡
  □记者 咸明

  恒星,发光发热的天体,将自身能量不断向外传输,给黑夜以光亮,给寒冷以温度。离地球最近的恒星是太阳,而现在,有一颗“恒星”离我们更近,与崇明有缘。它就是恒星乐团,由9名青年音乐家组成固定班底,年龄最大的80后、最小的95后。它擅长中西合璧的乐曲创作、演奏,以独特的“引力”吸粉,在大众和小众中,不断掀起“离子风暴”。

  专业的演奏水准,中西合璧的表演风格,不断在高大上的演出平台亮相,“恒星”所呈现的“爆发”之势,让崇明人惊叹之余又很好奇,且兴奋地期待着。

  恒星乐团刚刚拿了央视《星光大道》的周冠军,一下子为全国人民知晓。而在这之前,恒星乐团已积累了丰富的演出经验,包括几个月前在崇明风瀛洲剧场的专场义演。当时,乐团的俊男靓女悉数登场,手持各自的乐器,深深一躬与观众见面,青春的光芒,优雅的姿态一下子吸引了观众的目光。当晚,“恒星”演出的12首曲目都是经典红歌,向建党98周年致敬。琵琶、大提琴、二胡、马头琴、吉他、昆笛、蒙古大鼓、双簧管,民族乐器和西洋乐器的混搭及solo,加上富有创意的改编,让每一首曲子在不失原有精髓的同时,有了新生命。

  崇明老百姓对这场演出的期待很高,376张票几天就被一“抢”而空。演出当晚,因为来的市民太多,工作人员还搬来了小板凳加座,不少人就这样坐着小板凳从头听到尾,返场的热烈呼声也表明,崇明人对这场演出的高度认同。

  之所以期待高,原因在于,崇明观众之前就通过各种渠道对这支乐团有了初步了解:今年5月,“恒星”受邀在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上演出;去年11月,受邀献演于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去年12月,于上海梅赛德斯奔驰中心举办“星梦城堡”专场音乐会,9月参演2018重庆天地世界音乐节,6月参演上海法国夏季音乐节,1月受邀献演凯迪拉克上海音乐厅;2017年10月,受邀献演上海国际艺术节。专业的演奏水准,中西合璧的表演风格,不断在高大上的演出平台亮相,“恒星”所呈现的“爆发”之势,让崇明人惊叹之余又很好奇,且兴奋地期待着。

  这也与恒星乐团的初衷一致。把美好的东西分享给更多人,自己也从中收获快乐。来崇明演出,“恒星”特意创作了一首《幸福崇明》作为见面礼。这首曲子的灵感来自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一首《瑶族舞曲》的管弦乐作品,全曲由慢板和快板组成,为优美的旋律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在慢板中我们以对奏的形式,表现新时代崇明生态发展的画面。”乐团团长范晔介绍,“在快板中,我们增强了节奏感,让乐曲更活泼,展现崇明的活力。而每种乐器的solo乐段,会让人联想到世界级生态岛百花齐放、百鸟齐飞的景象。”

  万物间皆有引力。这些不同性格、玩着不同乐器、来自不同地方的人,因为共同的爱好走到一起,因为相互欣赏聚在一起,又因为梦想一起出发。这像极了恒星的诞生过程,粒子间引力越来越大、越聚越拢,最终形成一个发光发热体。

  恒星乐团的固定班底都是学院派出身,他们从小受音乐熏陶,经过专业训练,对于音乐的理解、感受和表现,都有独特见解及很深造诣。他们有不少国内外演出的经验、大大小小场合的演奏经历,在各自领域有用一定影响力。即便如此,他们在遇到彼此之前,仍只是漂泊宇宙间的一个个“粒子”。

  2017年春节,范晔、戴盛华、翟鑫辰、刘芳,这几个曾有过几面之缘的人,受文化部、对外交流协会的邀请赴南非进行交流演出。机场候机要8小时,范晔提议,进行一个热身排练。不过,大家的演出曲目都不同,乐器也不同,如何排练?大家决定,就用各自的乐器演奏同一首曲子。很巧,当时《小星星》这首名曲被选中了。吉他、胡琴、昆笛、琵琶合奏,震撼了在场的外国朋友。

  “这是中国的音乐吗?” “是用中国的乐器演奏的吗?” “这不是吉他吗,其他几样我都不认识!”懵圈的老外被吸引过来,好奇地打量着这几个中国人和他们手中的乐器。这也是这几个中国青年首次用中西合璧的方式演绎名曲。

  2017年3月,恒星乐团成立,范晔任团长,戴盛华任副团长,翟鑫辰、刘芳是联合创始人。团曲叫做《恒星》,改编自《小星星》。

  恒星乐团亮相几次后,吸引了很多人,其中不乏想要入伙的。青年大提琴演奏家张靖、朱天添,青年马头琴演奏家李海涛、青年双簧管独奏家薛舜杰、青年打击乐演奏家木拉等纷纷加入。中西合璧的核心表现形式,也就此确定下来。

  万物间皆有引力。这些不同性格、玩着不同乐器、来自不同地方的人,因为共同的爱好走到一起,因为相互欣赏聚在一起,又因为梦想一起出发。这像极了恒星的诞生过程,粒子间引力越来越大、越聚越拢,最终形成一个发光发热体。

  “恒星乐团一下子把我心里的那扇窗给打开了。”刘芳说,自己从小练琵琶,参加过不少演出,“但演出得越多,我越发现,喜欢单纯民乐的人并不多,尤其是年轻人。那么我今后演给谁看?民乐今后又走向何方?”一向自信的刘芳迷茫了。直到她加入“恒星”,发现民族乐器可以和西洋乐器“跨界玩”,而且很多人喜欢听,她又有了信心,决定坚持自己、融入团队。

  “民乐和西洋乐没有高低之分,各有特色。我们将它们融合在曲子里,给人们带来不一样的体验。”张靖说,就好比大提琴是一种倾诉式的表现力,吉他犹如一支小型交响乐队;而琵琶、昆笛的音色更亮丽,在音域上有很大发挥空间,打击乐则增强了节奏感,烘托出气氛,“我们各自发挥所长、互为补充,形成一个整体。”

  “恒星”的成员们,正是从无数次的讨论和排练中,吸收他人之长,用于自己的领域,使整个乐团对音乐的理解不断深入,他们善于从生活中寻找创作的灵感,不被音乐牵着走,而让音乐成为人生的一部分。

  恒星乐团首张专辑《恒星》于2018年9月5日正式发行,至今,这个成立仅2年多的乐团已有30多件原创作品。

  前年,乐团在崇明采风,来到一家民宿休息,这是几间老宅改建而成的民宿,还保留着多年前的建筑风格。那天傍晚下起了雨,雨滴顺着屋檐而下,窗外,雨落在池塘中,水波渐起。“感受着雨落的节奏、涟漪的节奏,一下子在脑海里形成了一组节拍,没多久,就做成了一个新作品。”副团长戴盛华说,崇明乡村的环境,激发了不一样的灵感,乐团就此创作了《漪雨澹音》。《幸福崇明》也是乐团在崇明逛了一圈、玩了一遍之后的真实感受和真情流露。

  《海豚》则是流泪完成的。当时,乐团看了一个有关环境保护的纪录片,片中的海豚及其他一些海洋生物,因为人类对环境的破坏而面临生存威胁。“看着海豚宝宝误食了人类丢弃的垃圾死去,感到很难过。”戴盛华说,乐团因此创作了这个环保题材的作品,“我们在曲子中,特意加入了模拟海豚音的声效和一段激烈的旋律,以突出生存的抗争和对破坏环境的控诉。”

  今年5月,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举办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器乐电视大赛,恒星乐团一路过关斩将进入决赛。“决赛曲目我们选择了《红玉桴鼓》。”朱天添说,在这首曲子中,她负责打击乐部分,“我是大提琴出身,但为了曲子的整体效果,临时抱了一回佛脚。”

  “《红玉桴鼓》讲述的是梁红玉抗金保家卫国事迹,因此,我们想用女性来做打击战鼓的部分,突出巾帼不让须眉的感觉。”范晔说,“在编曲上特别用到了水琴,呼麦为战争的硝烟铺上一层紧张的气氛。水琴演奏并不多见,所以我们需要为它的每一个气口做配合,光是对应气口,就要排练一天。”

  “恒星”的成员们,正是从无数次的讨论和排练中,吸收他人之长,用于自己的领域,使整个乐团对音乐的理解不断深入,他们善于从生活中寻找创作的灵感,不被音乐牵着走,而让音乐成为人生的一部分。

  “我们几个人平时除了排练和演出外,还有各自的工作,空了就聚会、采风,就像一个大家庭。”范晔说,音乐是“恒星”的核心但不是全部,这个团队的自画像可以用作品《未来星球》描绘:电音音效犹如激荡的灵魂,呼麦的特效就像是生命的呐喊;整个作品给人的感受,就是一群人在宇宙中寻找同类,寻找新的归宿,对生命进行追问。未来不可期,青春不好负,人生趁现在。

  恒星乐团在瀛东村集训过几次,很喜欢这个美丽中带点神秘的村庄。这是崇明第一个看到日出的地方。仰望天空,“恒星”第一次觉得,自己与太阳如此之近。站在太阳下,感受着光和热,一种激越感在心里升腾——不只要做音乐,还要以自己的方式帮助更多人。

  “恒星”与崇明有缘。翟鑫辰有个同学就是崇明人。多年前他受同学之邀来崇明时,对崇明的印象是宁静而少活力。不过,之后每次来崇明,他的感受都不一样,每次都加分。“越来越美,越来越开放了。”翟鑫辰带着朋友来了,和乐团一起来了。

  崇明吸引“恒星”的地方有很多。清水蟹、老白酒、甜芦粟、黄金瓜,东滩湿地、瀛东村、开心农场、民宿,每年来崇明采风,是乐团的必备项目。“和大自然离得越近,灵感就越容易迸发。崇明这地方,采风休闲集训都很适合。”翟鑫辰说,来得越多,就越喜欢崇明。

  恒星乐团在瀛东村集训过几次,很喜欢这个美丽中带点神秘的村庄。这是崇明第一个看到日出的地方。仰望天空,“恒星”第一次觉得,自己与太阳如此之近。站在太阳下,感受着光和热,一种激越感在心里升腾——不只要做音乐,还要以自己的方式帮助更多人。

  于是,参加各种演出活动之外,恒星乐团的每个人开始做公益。乐团成立没多久就落户崇明,在崇明区文化和旅游局的支持下,成立了上海禾文公益发展中心和上海谱弦公益文化促进中心,开展公益活动。今年,禾文公益援助了竖新镇椿楠村的信息化改造项目,援助了云南临沧县大文中学,并通过上海市慈善基金会,结对帮困了临沧的一个村。

  谱弦文化则扮演一个创作者的角色,负责生产更多优秀的音乐作品。就拿参加CCTV器乐大赛的曲目《红玉桴鼓》来说,这首曲目在决赛中,获得乐理知识、才艺表演的满分,惊艳全场。

  “恒星”乐于与各种优秀文化进行交流互动。来到崇明后,乐团发现,崇明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瀛州古调琵琶源远流长,具有自身特色和江南丝竹的独特韵味,如果能对瀛州古调进行一番研究,与相关人士进行合作,将来有可能在演出中,加入崇明的这一非遗元素,使表演更多元。

  最近,恒星乐团在酝酿一首新的作品,和崇明有关,和日出有关。“我们落户在崇明,就是崇明的乐团,我们取得的成绩和荣誉,也属于崇明人。”范晔说,“我们的梦想,就是让乐团每个人都有展现自己的舞台和机会,然后给更多人带去音乐的享受和欢乐。”

  一闪一闪亮晶晶,漫天都是小星星,挂在天上放光明。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综合
   第04版:故事
   第05版:生活
   第06版:悦读
   第07版:法治
   第08版:绿岛
恒星乐团:引力的激荡
崇明报故事04恒星乐团:引力的激荡 2019-11-06 2 2019年11月06日 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