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故事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黄国超探索稻田养鱼开辟生态发展新模式
2021年09月15日 星期三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高手在民间
——黄国超探索稻田养鱼开辟生态发展新模式

  □ 记者 朱远哲

  八月之末,正是稻花飘香的时节。蜻蜓振翅拂动稻叶,游鱼甩尾激起水声,偶有野鸟腾空,便在碧绿的水面上掀起波澜。港西乡村公园的这片稻田里,万物欢腾。

  日头尚且高悬,暑热还未退去,黄国超便离开凉爽的室内,巡视起这独属于他的王国。翠绿的稻田间,他不时驻足,伸出手中的长杆探查水稻情况,间或撒下一把鱼食,望着聚集而来的鱼儿出神。这已是他从事“稻田养鱼”的第8个年头,一切却仍新鲜得如同当初。

  2014年,黄国超创建上海崇明江凡果蔬种植专业合作社,从此一心发展鱼稻共作,打造种养结合的高附加值农业。多年钻研探索,他终于走通一条生态农业之路,并一举获得市科委、市农委的“利用水稻种植生态环境养渔集成技术示范应用”及“稻田水沟一体化”等项目,合作社还多次被中央电视台等多家媒体关注报道。

  高在战略眼光

  结缘稻田养鱼

  初见这位肤色黝黑、朴实干练,充满农人气质的汉子时,或许少有人能想到,黄国超曾在生意场打拼多年。商场得意,小有身家以后,黄国超心底却总觉得空空落落的。“我是个土生土长的崇明人,对土地有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结。”黄国超说,“先前几年,我一直在寻找可以尝试的农业项目。”

  有心人总有好运相伴。2014年,一次生意往来间,有人谈及浙江青田的“稻花鱼”,这让黄国超的心一下猛跳起来,连忙催促对方多讲几句。原来,青田素来有着在稻田中养鱼的传统。蓄水的稻田为稻花鱼提供良好生活环境与食物来源,鱼则负责消灭害虫杂草,并回馈以排泄物。“以稻护鱼、以鱼养稻”,不施化肥,不打农药,一样有着好收成。

  百闻不如一见,黄国超便前往青田,作了一番实地考察。青田多山地丘陵,农地分散零碎,难以规模营作,自古便有“九山半水半分田”的说法。也正是面对如此不利条件,当地人探索出“稻田养鱼”的农业模式,以提升土地的综合产出,获得稻鱼双丰收。2005年,联合国粮农组织在世界范围评选出5个古老农业系统,作为世界农业遗产进行保护。拥有上千年历史的青田“稻田养鱼”,便成为中国乃至亚洲唯一的入选项目。

  近距离感受了这份“活遗产”的巧妙机理,黄国超更加笃定,“鱼稻共作”就是自己长久以来所渴望的那种农业。回到崇明庙镇,他便流转了117亩土地,开沟起垄,着手开发崇明式鱼稻共作。

  高在不惧挫折

  锁定“两无化”赛道

  创业从不是一片坦途,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黄国超也难免多交一些学费。稻花鱼作为鲤鱼的一个变种,大抵是青田所特有的。考虑到稻花鱼高昂的引进与繁育成本,黄国超最初使用草鱼做起了试验。“效果并不好。”黄国超回忆道,“以草鱼的各种习性,在浅水区活动是有些勉强了;更糟的是,长到一定大小,草鱼会对水稻下嘴。”

  还是得请“专业人才”出马——黄国超不惜成本,从青田采购一批稻花鱼运来崇明。这群鱼体型迷你,行动灵活,一下水田便拍起尾巴,显得极为活泼。在黄国超欣慰的笑容里,崇明第一片“鱼稻共作”农田就这么诞生了。

  最初,黄国超并没打算做出规模。“那时种几亩水稻,养些稻花鱼,只是为了送给生意伙伴与朋友。”黄国超说,“尤其是市区的朋友,看到崇明的农产品,欢喜得不得了。”但他始终坚信稻田养鱼的发展潜力,在区农技中心专家的指导下,不但完善了稻田营作模式,还掌握了关键的稻花鱼繁育技术。

  时间来到2018年,崇明启动“两无化”大米战略,首批推出万亩不用化肥、只用有机肥和生物农药的水稻,要打响“崇明大米”的品牌。黄国超看到消息,大受鼓舞——自己经营的鱼稻共作,不就是标准的“两无化”吗?经过四年耕耘,他已有十足底气,眼看生态农业的东风吹起,他注定无法坐视。“习总书记强调要高质量发展,干农业的不能落后,也要走出一条高质量发展之路。”于是,黄国超在亲朋好友的不解与质疑中,果断放下手中生意,回到村里,一下发展了200亩鱼稻共作的水稻田。

  合作社规模扩张后,黄国超便一门心思扑在稻田里,除了吃饭睡觉,简直是寸步不离。熟人都说,稻田养鱼让黄国超“失了魂”;但黄国超却觉得,自己是把曾经失去的某种事物找了回来。沉浸于生机洋溢的稻田之间,他所追求的不仅是物产丰收,更是精神层面的富足。

  2018年是合作社的水稻和稻花鱼正式上市销售的第一年。凭借着在圈中积累的好口碑,离收割还有一段时间,订单就如雪片一般飞来。此后,合作社又几次扩大规模,产品始终供不应求。

  高在创新引领

  借助自然的力量

  这么些年下来,靠着请教专家、自己摸索、反复试错,黄国超逐渐摸清了鱼稻共作技术的门道。当别的水稻种植户满头大汗,忙着追肥灭虫时,他却清闲得像个“甩手掌柜”。可即便如此,这片“放养”的水稻也不生虫,不患病,照样蹭蹭蹿个儿。许多人对此大惑不解,乃至于深表怀疑,而仔细听过黄国超的介绍、亲身考察过养鱼稻田的人,都会说一句“绝了”。

  “要想规模化种水稻,就必须克服病害与虫害的不利影响。”黄国超介绍道,“而我们的稻田生态系统在这方面是有奇招的。”

  针对稻瘟病与水稻纹枯病,合作社采取降低种植密度、杜绝化肥使用等措施,根本性地减少了病害的发生与传播。“别的农户种水稻,亩产怎么也要1000斤以上,这往往意味着秧苗过密和化肥滥用等问题,很容易给病害以可乘之机。”黄国超解释道,“我们正相反——把目标产量减到每亩600-800斤,密度降下来了,也不使用化肥,稻田对病害的‘抵抗力’大大增强了。”

  稻花鱼正是对付稻飞虱的行家。行走在稻田间,耳畔常能听见稻叶的窸窣摩擦与“啵啵”水声,这便是稻花鱼消灭害虫的动静了。据黄国超介绍,稻花鱼相当聪明,对敢于靠近水面的稻飞虱,便以大口迎接;对那些盘踞高处的,它们会主动撞击稻秆,将害虫震落,再将其从容消灭。“我们研究过,一条稻花鱼15秒内能捕食5棵水稻上的稻飞虱。”黄国超露出自信的笑容,“稻飞虱再多,也不过让田里的鱼更肥几分罢了。”

  水稻的又一大敌,稻纵卷叶螟在这里也得栽跟头。为抗击这种害虫,黄国超发掘了一样“大杀器”。“恐怕所有人都觉得杂草是一无是处的坏东西。”黄国超卖了个关子,用手指向自家的田垄,“我们却欢迎杂草长满田边地头。”原来,自然界有一类寄生蜂,常栖息于这样的杂草中,它们会寄生在稻纵卷叶螟的卵中,再将宿主杀死。大略而言,本地稻纵卷叶螟繁育周期大约一个月,而寄生蜂只有半个月左右,这令生物防治效应更加显著。“就这片稻田而言,在稻纵卷叶螟防治高峰期,首月寄生率就能达到25%,次月可达65%以上;对剩余的35%,依靠燕子、蜻蜓、青蛙、蜘蛛等益鸟和益虫,又可以消灭一批;等残存的害虫爬上叶梢,想要吐丝卷叶时,我们用挂满饮料瓶的绳子沿稻田这么一拉——”黄国超大手挥向稻田,“受惊的害虫就掉进水里,进了稻花鱼的肚子。”

  “有时候我也惊讶于稻田生态的神奇,自然界的确是存在着某种哲学的。”黄国超感叹道,“对我而言,种水稻固然是一项体力活,但更需要的还是细致的观察和深入的思考。”精心经营的稻田生态系统大大减轻了用肥用药及人力成本,但黄国超仍不满足,又向稻田草害发起攻关,探索出一套完整处理流程。

  秋季退水清塘、收割稻谷以后,随着秸秆还田,合作社便进入休耕养地期。待到年关之后,天气回暖,放水将白地浸泡三天三夜,随着积水排干,杂草便开始疯长,等杂草高度达到一指长,便将其一网打尽,随后进行第二次浸泡、排水和除草流程。两次“养草灭草”,大大消耗了土地中的草籽,削减了60%-70%的杂草基数。此外,合作社采用机插秧模式,下地的秧苗已经较为强壮——搭配合理的种植密度,即使还有杂草冒头,也无法与水稻争夺阳光;杂食性的稻花鱼更是构成抑制草害的最坚实防线。多重机制下,杂草最终转化为水稻的养料。

  今年7月,中国农业科学院、上海理工大学、上海海洋大学等高校院所组织学生来稻田调研实践,环环相扣的生物防治系统让这群未来的农业人才大开眼界。这片稻田中践行的农业方法显得“返璞归真”,其中的生态理念却是顶级的,黄国超用自己的行动书写了一个农民的担当精神和对生态的坚守。

  高在诚实坚守

  不变的生态承诺

  合作社的稻田一年一作,产量看似也不高,那么收益究竟怎么样?黄国超算了一笔账。先前年景最差时,水稻亩产量也超过650斤;每亩稻田放鱼苗300尾,年产成品鱼100公斤以上;此外还有虾蟹黄鳝等额外产出——按当年的价格算,每亩经济效益超过1万元。

  “今年雨热协调,保守估算亩产水稻有800斤。”深吸一口稻花香气,黄国超的喜悦难以掩饰。如今,合作社已有三块生产基地,总规模达2500亩,接近一半已实现鱼稻共作。规模增加了,黄国超却主动做了“减法”,将稻花鱼投放数量减半。对应地,有更多水族入驻了他的“稻田王国”。根据规划,稻田将以稻花鱼、本地经济鱼种及甲鱼各三分之一为目标,拓展种养结合潜力,提升稻田附加值。

  稻田内深耕技术,稻田之外,黄国超则不遗余力地开发着新业态。“传统种植户割了稻子才开卖,订单式农业则早于收割开始交易。”黄国超说,“这也曾是我们的销售模式;但如今,往往在我们插秧时,大量水稻就已经‘销售’出去了。”这要归功于合作社开发出的“稻田认养计划”。

  “稻田认养计划”瞄准了都市人群亲近自然、回归乡土的心理需求,采取“你认养我代管”“土地产出都归你”的新颖模式。认养者可以通过线上直播“云种田”,或趁闲暇实地“视察”等方式,强化拥有感与获得感;认养所得的农产品若是折成市价,还比直接购买更为划算。合作社目前推出了四种认养套餐,均是一亩以内的小块土地;最小的0.2亩套餐标价1600元,保底获得100斤鱼稻共作米。“这个产品还是很受欢迎的,春天农忙季还没结束,已经有几百亩被认养了。”黄国超对自己的这个点子相当骄傲,“这说明我们有足够的品质与信誉,消费者信任我们,愿意进行这样小小的投资。”

  非但如此,合作社还立足于稻花鱼,推出“张网捕鱼”“浑水摸鱼”等多个趣味农业体验项目,以增强对岛内外游客的吸引力与粘性,进而推动农旅融合发展。今年,第十届中国花卉博览会在崇明成功举办,合作社位于港西镇乡村公园的鱼稻共作稻田,就与相邻的花博迎宾馆及民宿深入开展合作,打出“第三产业组合拳”。江凡合作社“充满生命的稻田”和丰富多彩的农旅体验内容为周边民宿业补上了关键一环,越来越多岛内外市民听说并记住了这样一处宝地。

  如今,黄国超承包的稻田已超过2500亩,他正计划将鱼稻共作模式全面推广。“依靠‘鱼稻共作’打出的知名度,我们可以带动整个崇明的绿色大米畅销。”黄国超表示,江凡合作社要扮演好“粘合剂”的角色,与世界级生态岛建设大局一起向好发展。

  养鱼稻田间的景观小道旁,建有好几座全景摄像头,这便是合作社在港西基地开通的24小时“稻田实时监控”服务了。全年不休的镜头下,稻田种养的一切农事活动都展现在大众眼前;只需关注“江凡果蔬”公众号,就能进直播间实时观看。“也不是没有人质疑我们的模式与成色。”黄国超笑道,“但我觉得这反而是契机,做这个直播间,就是一种正面回应。”崇明发展“两无化”已到第四个年头,作为这一大潮中最具特色的一分子,江凡合作社用最坦率开放的方式,履行和展示着不打农药、不用化肥的承诺。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综合
   第04版:故事
   第05版:生活
   第06版:理论
   第07版:悦读
   第08版:绿岛
高手在民间
崇明报故事04高手在民间 2021-09-15 2 2021年09月15日 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