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绿岛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1年07月21日 星期三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醉酒人的田野追忆

  □ 叶振环

  家乡崇明岛曾是名副其实的酒乡。在我的记忆里,几乎每户人家都酿老白酒。外人来家做客,未进门即闻到一股撩人味觉的酒香。

  岛上出名的老白酒通常有两种:一种叫做“菜花黄”,每年四五月份酿造,像菜花一样黄色的米酒未喝先醉;一种叫做“十月白”,每年九十月份酿造,那奶白色的老白酒经过锅灶里烫热,香气诱人。

  小时常见喝酒的大老爷们红红的脸颊上的神情异常兴奋,鼻孔里喷出那股夹杂着佐酒菜味的浓浓的酒香,几米远就能闻到,只见他们一个个手舞足蹈地粗话连篇,说笑着各种开心的话题,女人们则纷纷投来嗔怪的白眼:吃饱了撑的,无聊!而醉酒人不以为意,依然得意地唱着小曲,恍恍然走动在稻谷飘香的田野……

  故乡,走动着声嘶力竭唱着崇明山歌的醉酒人。尖锐高亢的音符,划破纷乱迷人的思绪,像光芒潜入时空。醉了,此时,醉酒人的生命,酿成了一团红红的火焰,泛着生命的晕光,在田野燃烧村庄的外表,穿戴着绚丽的霞光,朝他走来。四周,一望无际的稻浪淹没在黄灿灿的金色中心,铺天盖地的稻穗像燃烧的宇宙,不停膨胀着酒的气体——释放出生命,爆炸的激情。

  天仍然很老,黄昏,流淌着酒精撕扯的内心。怀抱着酒坛,醉酒的人红红的眼睛,喷涌着一团团燃烧的火红色阳光,汹涌澎湃的热浪,淹没了浩浩荡荡的长空。

  天地之间,飘荡的酒歌,呼吸着往事。呼吸着大地沉重的气息。

  歌声,从大地流来。沐浴着歌声,日晒雨淋的村庄,养活了沉甸甸的稻穗,终于可以,在秋天丰收。

  结满茧壳的手心,左边紧紧地抱着稻棵,右边拿着镰刀。

  收割的姿势这样沧桑。

  丰收的村庄,把稻米酿成琼浆。汗水,在人世间,不停地留下。沧桑的梦想,感受得到铭心刻骨的疼痛,感受得到稻米的身体里喷发出来的思想和情感。热烈的心跳,体验着老白酒的芬芳,令人呼吸时是那样的兴奋紧张。

  酒一定有情感和体温。欢笑着,一次次,流着热泪,喊着饮酒人的乳名。心肝,活在大地,是否真的很好?是否真的和老白酒活完生生世世,一辈子,甚至更久,他一定会时刻在老白酒流淌出来的时候,倾听幸福的心跳。透过老白酒,他甚至可以看见老白酒的质感,流淌着血液的歌声,在天地间回荡。

  所以喝啊,所以醉了。怀抱着酒坛,扯着嗓子唱酒歌,晃荡着红红的嘴脸。这个浑身散发着酒气的男人,长得像头野兽,又长得像人。他的叫声,喊声,唱歌的声音,绕过了漫长的田野,穿越过万里长江,传遍四方疆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综合
   第04版:故事
   第05版:理论
   第06版:生活
   第07版:悦读
   第08版:绿岛
崇明金瓜
夏花
醉酒人的田野追忆
建筑一角
竹海情思
向日葵
崇明报绿岛08醉酒人的田野追忆 2021-07-21 2 2021年07月21日 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