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绿岛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0年09月16日 星期三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梧桐、白杨和玫瑰花园
  □ 范胜球

  堡镇车客渡码头东侧丁字坝前段时间成了网红打卡地,芦苇、江潮、蓝天、白云,安静的时光里,还有安静的人,想想也叫人心动的。再从丁字坝转出来,上了树荫覆盖的大堤,向西北方向眺望,是老堡镇下午散淡的时光,透着寂寥的,是汽车的疾行、行人的步履也压不住的寂寥。而秋天下午的阳光刚刚好,有一种清洁的味道,让人沉溺,让人欢喜。

  沿北堡镇大街一路向北,路两侧是三四米高的香樟树和修剪成圆形的黄杨树,不知何时起已成为崇明乡村公路的主要绿植,整齐而精致,精致而乏味,在阳光下泛着微小的波光。记得很多年前道路两侧种的是梧桐树,枝柯横斜,遮阴蔽日。从梧桐树间闪过的,是一块块密不透风的玉米地或者绿油油的稻田。梧桐有中国梧桐和法国梧桐之别,是著名的景观植物。中国古代有“凤凰非梧桐不栖”的传说。丰子恺在《梧桐树》一文中是这样描写梧桐的:“在夏天,我又眼看见绿叶成荫的光景。那些团扇大的叶片,长得密密层层,望去不留一线空隙,好像一个大绿障;又好像图案画中的一座青山。在我所常见的庭院植物中,叶子之大,除了芭蕉以外,恐怕无过于梧桐了。”因此,对于当地将几公里长的梧桐挖走改种香樟,一时之间难以想通。

  汽车一过草港公路,离北沿公路就很近了。在这个秋意渐浓而心事无寄的下午,驾一辆小车在崇明岛漫游,说浪漫有点矫情,说无聊又略显颓废。这样一个临时的起意,又让我突然回想起青春散漫的时光,想起在乡村道路骑行上班下班的岁月,居然有意外的感怀,倒是有满心的感动。

  北沿公路是藏在“深山人不知”,高高大大的白杨树,枝杈纵横,波光闪烁,特别是一阵接一阵的长风,把整个树冠吹动起来,有一种天荒地老、不知今夕何夕的错觉。那些热衷于打卡、在微信空间晒美食、风景的小朋友们,不知有没有发现在崇明岛的北部还有这样一个绝美的地方?我在这里想对你们做隆重的推荐。节假日,邀三两好友或小家小口,带着零碎的吃食,再不嫌麻烦的,甚至可以带上烧烤架。在路边树荫的空地上,停下来,做半日的逍遥。北沿公路区域,由于历史的原因,人烟稀少,路北几乎就是大片大片的农地,是70、80年代农场管辖的区域。在格局上就显得阔大而荒蛮,让人想起王安忆老师《绿崇明》里的描写。而此刻,我想到的更是这一句话:“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俗套、甜腻,但贴切。崇明岛的“远方”原来就在这里,一片绿色向岸堤一侧伸展开去,绿的汪洋中还有黄色花蕊的白色小花,星星点点地撒了一天世界。春天来时,还有轰轰烈烈而又安静异常的油菜花。头戴草帽的农人在田埂边走过,附近的村社里有米酒的芳香。“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一下子穿越许多个世纪,真好。

  到夕阳西下,圆月东升,向东掉头,去友人开的民宿品尝刚网到的长江白鱼。友人的民宿老栗木装修,古色古香;新鲜的白鱼配生姜蒜泥,活色生香。黄昏的阴影里,门篱边的一丛玫瑰柔软多刺,一团绿意,让人想起她开花的季节。

  席间,谈到今天的行程,感慨真是一个安静的崇明岛,满眼绿色,民风淳朴。又谈到即将在崇明举办的中国花博会,满心期待。友人醉了,说,有酒有花的日子,真好。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综合
   第04版:公益广告
   第05版:生活
   第06版:专版
   第07版:法治
   第08版:绿岛
梧桐、白杨和玫瑰花园
秋醉故乡
为文之道
锦绣前程(国画)
此心安处居有竹
崇明报绿岛08梧桐、白杨和玫瑰花园 2020-09-16 2 2020年09月16日 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