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要闻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0年02月15日 星期六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崇明退役军人徐兵出征武汉
  自新冠肺炎在武汉暴发以来,全国各地医护人员、志愿者们冒着被感染的危险,谱写了无数可歌可泣的战歌。三星镇海滨村的退役军人徐兵,便是无数“逆行者”中的一员。

  2月4日,徐兵随华山医院第3批医疗队一起出征武汉,在前线负责保障疫区车辆正常运转和医疗队的后勤物资运输等工作。

  坚决要求奔赴武汉

  徐兵出生于1968年,1987年至1990年期间服役于部队,退伍后被分配到崇明新海农场。后来徐兵在市区做过驾校教练,2018年10月,他加入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车队,成了车队的一名驾驶员。

  自疫情发生后,华山医院响应国家号召,第一时间成立医疗队驰援武汉。在岗工作两年多的徐兵得到消息后,向领导主动请缨,要求赴鄂参战。就这样,他成为了华山医院援鄂紧急救援队的一员,出征武汉疫区一线,在前线负责疫区车辆,为医疗队能够正常开展医疗工作保驾护航。徐兵还利用有限的空余时间,保障医疗队的食品药品、防护品等后勤物资的运输工作。值班时24小时在岗,不值班时也是24小时待命,只要有任务马上投入战斗。

  亲人是坚强的后盾

  出征前,徐兵没来得及与妻儿告别,在去武汉的途中,他给妻子发了一条简单而朴实的微信:“国家需要我,我去武汉了,你们自己保重。”由于父母年事已高,徐兵怕二老担心,没有将自己到武汉去支援的消息告诉父母。

  春节,本应阖家团圆,徐兵却选择深入疫情一线为国效忠,没有回家在父母身边尽孝。为了表达对抗疫一线人员的支持与敬意,2月10日下午,三星镇海滨村“两委”班子成员及区退役军人局驻村志愿者一行赴徐兵父母家,对二老表示了节日的慰问,并送上慰问品。交流中,徐兵母亲笑着说:“我只有一儿一女,徐兵是我唯一的儿子。那时候别人问我,你只有一个儿子怎么舍得让他去当兵?我想只要国家需要,我就舍得。”

  一名退役军人的情怀

  徐兵工作的时候穿防护服,不能用手机。在村委的帮助下,区退役军人事务局的工作人员终于联系上了徐兵。问他在武汉是否会感到疲惫或害怕,徐兵说:“只有夜深人静,回到宿舍后,那种为医护工作者、为患病同胞揪心的感觉才扑面而来。天天身处疫区、暴露在疫情中,你说不害怕,没有一点担心那是假的,然而我作为一名党员,一个退伍军人,在部队中经历过各种各样的困难与磨砺,退伍后也经历过非典事件,在国家最困难最需要我们的时候,能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就是我的最大心愿。同时我也相信国家的医疗水平与科研力量,相信我们所有人都会健健康康、凯旋回家。”

  徐兵一再表示,自己只是做了一点平凡的事,实在不值得被关注,要说辛苦与危险,一线医护人员才是最辛苦、最危险的人。

  □ 区退役军人事务局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综合
   第04版:公告
“守护村民健康 是我们的责任”
移风易俗在防疫中标准更严
抗“疫”路上她们 争做“最美逆行者”
崇明这家企业助力口罩赶制
崇明退役军人徐兵出征武汉
崇明报要闻02崇明退役军人徐兵出征武汉 2020-02-15 2 2020年02月15日 星期六